首頁 » 學術研究 » 觀點資訊
觀點資訊

?專訪殷杰:社會科學解釋何以可能?

發布時間: 2021-03-16 瀏覽次數:

專訪殷杰:社會科學解釋何以可能?


從科學哲學家討論“什么是真正的科學解釋”這個重要問題開始,“何為社會科學解釋”的問題在社會科學哲學領域也隨之產生。自然科學在不斷向前發展的同時,其思想方法被應用到社會科學各個領域,社會科學研究也確實受益于此。但不可否認的是,從認識論視角看,自然科學進一步擠壓了社會科學認識論的空間。與自然科學解釋相比,社會科學解釋的特殊性是什么?社會科學解釋何以可能?社會科學解釋研究有哪些新進展?圍繞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山西大學科學技術哲學研究中心教授殷杰。


探索特殊性與規范性


《中國社會科學報》:我們應如何理解“社會科學解釋”?

殷杰:社會科學解釋問題是一個既包含歷史性,又具有前沿性的社會科學哲學問題。它的歷史性主要表現在,社會科學中很多學科的歷史非常悠久,這些學科在誕生的同時相應產生了社會科學解釋,社會科學解釋實際上要比自然科學解釋出現得更早。當然,社會科學解釋作為一個哲學問題,主要是在自然科學解釋之后才出現的。

“社會科學解釋是前沿性問題”主要是指,科學解釋一直是科學哲學的核心問題,其討論的對象主要是自然科學。隨著社會科學的發展,特別是社會科學逐漸形成相對統一的范疇,使社會科學解釋問題不再是社會科學個別學科的哲學問題,而是作為社會科學這個整體范疇的科學哲學問題??梢哉f,社會科學解釋問題是當代社會科學哲學的重要研究方向之一,對科學哲學和社會科學研究都有重要影響。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認為,相較于自然科學解釋,社會科學解釋的特殊性表現在哪些方面?

殷杰:社會科學解釋的特殊性主要是其合法性問題,也可以說是其解釋力來源問題。具體表現在幾個方面。一是社會科學解釋大多不能像自然科學那樣實現精確預測。二是社會科學解釋類型多樣,且難以整合。三是社會科學解釋無法避免自反性問題。社會科學解釋的現象包含人這個社會主體,而進行解釋的社會科學家也是社會中的一員。因此,人們就會質疑,社會科學家如何能夠脫離其社會語境提供一種客觀科學的解釋?四是社會科學解釋問題研究的復雜性。自然科學家面對的是自然世界,社會科學家面對的是由人組成的社會世界,人涉及情感、意識、目的、動機和價值等復雜因素,社會科學解釋涉及人與世界、人與他者、人與社會三種關系,而自然科學解釋只涉及人與自然世界的關系。因此,社會科學解釋問題比自然科學解釋問題更加復雜困難。


《中國社會科學報》:社會科學的解釋力來源問題,是社會科學解釋的核心問題嗎?

殷杰:是的。不過社會科學解釋研究的核心問題,除了其解釋力來源問題,還包括規范性問題,這兩個問題緊密相連。具體來說,主要包含以下幾個重要問題。

一是社會科學解釋中的因果機制問題。由于規律標準對于社會科學解釋來說要求過高,很多學者采取了一種弱化規律的策略,用機制替代規律,這其中因果機制能否為社會科學提供解釋力仍有待繼續探索。

二是社會科學解釋中的規范性問題。規范性是社會科學領域的問題,也是自然科學領域的問題。我們可以通過論證自然科學解釋同樣包含規范性,來論證社會科學解釋中規范性的合理性,這是解決該問題的一個新思路。

三是社會科學的理論結構問題。從目前研究結果看,描述一般科學理論結構的語義模型并不適用社會科學,這也是我們提出話語語境模型的原因之一。但是,話語語境模型畢竟是認識論層面的模型,社會科學理論的具體結構是什么,或者說是否存在相對統一的結構,仍是社會科學解釋研究的關鍵問題之一。


廓清對核心問題的爭論


《中國社會科學報》:社會科學解釋是社會科學哲學的重要研究領域。當前,國內外關于社會科學解釋的研究現狀如何?

殷杰:國內外對社會科學解釋的研究很多。早些年,社會科學解釋問題多數只是科學哲學家研究一般科學解釋問題時的附帶議題。近年來,隨著社會科學哲學研究的興起,出現了很多專門研究社會科學解釋問題的論文和專著。

這些研究大致分三類。第一類是研究自然科學解釋模型對社會科學解釋的適用可能性。如我們從2013年到2016年一直探索復雜性對于社會科學的適用性問題,提出了社會科學解釋的復雜性模型。第二類是將社會科學解釋融入社會科學哲學的一般研究中,如在研究功能主義的同時也涉及功能解釋。第三類是研究具體社會學科的解釋問題,如社會生物學提供的進化論解釋是否是對社會現象的科學解釋等。


《中國社會科學報》:關于社會科學解釋的研究尚存在哪些爭論?

殷杰:雖然社會科學解釋研究已取得一些成果,但因為人們難以擺脫自然科學的影響以及社會科學各學科在研究方法和對象上存在較大的異質性等原因,對社會科學解釋力來源及合法性等核心問題的研究進展并不大。目前,社會科學解釋研究中存在的爭論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是社會科學解釋與自然科學解釋關系之爭。二是社會科學解釋中的社會與個體地位之爭。三是社會科學解釋中的科學方法適用性之爭。主要是指自然科學中的實驗和量化等方法對社會科學的適用性問題。四是社會科學解釋中是否存在規律之爭。這個爭論涉及規律的重要性、內涵、與因果關系的相關性等核心問題。五是具體社會科學學科解釋的相關問題,如歷史解釋的形式與本質問題是歷史哲學領域的核心爭論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國內很多學者對社會科學解釋進行了深入研究,產生了一批非常有價值的研究成果。很多學者提出,社會科學解釋不應只是在自然主義和反自然主義之間進行選擇,更應跳出二元爭論來尋找新的方向。


引入話語語境維度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在社會科學解釋研究方法中引入了話語語境的維度,不再以主體為核心線索,轉而在現有語境主義基礎上,以不依賴主體性的話語語境作為研究社會科學解釋問題的出發點,為社會科學解釋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論架構。構建這一理論框架的出發點是什么?

殷杰:社會科學解釋的話語語境模型是將社會科學中的理論和被解釋的社會現象都作為社會科學話語語境中的話語,而解釋的過程就是理論話語對社會現象的“應答”。其中,社會科學理論以可計算行動變量集為核心對社會現象進行可計算重構,進而確立社會結構性要素和可計算行動變量集之間的邏輯關系,理論和社會現象作為話語進入到社會科學的話語語境中,社會科學的話語語境完成演化,解釋活動完成。

我們構建這個模型的出發點有兩個。一是要擺脫自然科學解釋的影響,構造一種在非自然科學解釋框架下論證社會科學解釋的合法性。二是在這個框架下的社會科學解釋模型要能夠與自然科學解釋相容,而不是對立乃至否定自然科學解釋。

以這兩點為研究出發點,我們發現現有社會科學解釋模型大多源自自然科學,這些模型在某種程度上大多承諾了所謂“世界的不變性”,也就是自然世界的恒定性,這點顯然不能直接用于分析變化的社會世界。因此,我們認為這些解釋模型無法在哲學意義上說明社會科學解釋的特有本質和解釋力來源。于是,我們將目光轉向了認識論,回歸到人與世界的關系維度來考察社會科學解釋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報》:這一話語語境模型研究內容是什么?

殷杰:我們的研究包含兩部分。第一部分用話語語境來重建“主體—世界”的二元關系。第一步,改造現有的語境概念,消除傳統語境的主體性依賴,重構“主體—世界”二元關系。范戴克提出,話語與社會情境并不是直接的關系,二者的中介就是語境。這點是啟發我們構建話語語境理論的關鍵。我們以話語而非主體為基本對象,把話語的集合作為語境的一種有形定義,進而獲得了不依賴主體的語境概念?!爸黧w—世界”二元關系則轉化為“話語—話語語境—外在世界”三元關系。第二步,我們需要說明話語語境與外在世界的直接關系具體是什么。我們發現,話語語境與外在世界之間其實是一種規范性關聯,概念只有在規范性的指引下才能進入外在世界,沒有規范性的概念也無法獲得實踐意義。

第二部分主要是用話語語境理論分析社會科學解釋的過程。第一步是論述社會科學話語語境的存在性與合理性。由于話語語境并不假定主體認知的穩定性,也沒有假定外在世界的不變性,這些優勢恰好可以作為分析社會科學解釋的理想基質。第二步,將話語語境與外在世界之間的規范性關聯應用到社會科學解釋中,進一步區分了行為和行動,闡述了社會科學解釋具有科學規范和社會規范兩種特征,進而論證了社會科學解釋的本質就是把科學規范性與社會規范性相結合,通過解釋將理論概念綁定在“規范性之船”上,向社會世界提供了規范性,這點正是社會科學解釋力的來源所在。

需要說明的是,我們并沒有徹底放棄主體性,而是首先放棄主體性、直接從體現主體間性的話語開始,然后在話語語境與世界的規范性關系中回歸到具有實踐意義的主體性,通過這種“以退為進”的策略重構主體與世界的關系,由此看到一種主體間性的話語語境主義。


一個認識論層面的解決方案


《中國社會科學報》:通過社會科學解釋的話語語境模型研究,得出了什么結論?

殷杰:在該研究中,我們用話語語境彌補了語言維度在社會科學解釋問題方面的不足,同時也把詞語與句子之間的傳統語境關系推向了話語與話語語境的關系層面。

從模型中我們還可以看到,經驗在話語語境中轉化為概念并獲得具有實踐意義的規范性,這是規范性的本質所在;而話語語境不僅是產生知識的場域,也是呈現知識的主要形態,展現了一種主體間性的社會科學知識論;在方法論層面,話語語境模型不會導致方法論個人主義,體現了個人主義和整體主義在方法論層面的融合,也展現了人類行動介于自由與決定論之間的一種張力。

最重要的是,模型展現了社會科學解釋與自然科學解釋的一種平等本質關系。因為原來我們總想從自然科學解釋的角度來厘定社會科學解釋,這樣的后果就是人們只能在闡釋和理解中保全社會科學的獨特性和合法性。語境模型則論證了社會科學解釋和自然科學解釋都是運用理論模型解釋現象的過程,也都是兩種話語語境與外在世界的相互作用,二者在解釋本質上并不存在根本分歧。

話語語境模型作為一種與自然科學解釋兼容的形式化解釋模型,充分說明了社會科學解釋也是一種真正的科學解釋。社會科學解釋和自然科學解釋一樣,都是我們理解世界的科學方式,這體現了社會科學解釋的科學性;社會科學解釋將科學規范和社會規范相結合,不僅解釋了社會現象,而且也向社會世界或者說社會世界中的人提供了科學的行動規范,這體現了社會科學的解釋力。由此,我們為“社會科學解釋何以可能”這個核心問題提供了一種認識論層面的解決方案,同時指向了一種以話語語境為本質特征的主體間性認識論進路。


提升研究科學化水平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認為,這一研究結論對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帶來了哪些反思?

殷杰: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應以解決科學問題為導向,充分利用新興科技,采取多元化、跨學科的研究方法,進一步提升研究的專業化、科學化水平。

第一,人文社會科學要以提出科學問題、解決科學問題作為研究的首要原則。和自然科學一樣,人文社會科學也屬于提出科學問題、解決科學問題的科學研究。人文社會科學要體現人文關懷,但只有解決問題的人文社會科學才能真正體現人文關懷。

第二,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應更多地從哲學層面來看待科學問題。近年來,自然科學方法介入社會科學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同時也對原有的社會科學研究產生了一定沖擊。從哲學角度看,這些新沖突恰恰體現我們對世界的新認識,而不是對已有認識的否定,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需要積極適應這種新變化才能取得更大發展。同時,社會科學發展的經驗也告訴我們,一個好的具有原創意義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一定包含了具有重要價值的哲學觀。我們要多從哲學層面思考具體科學問題,充分發揮哲學對社會科學研究特別是跨學科交叉研究的反思和促進作用。

第三,要充分認清新的科學技術給人文社會科學帶來的機遇與挑戰,進一步提升社會科學研究的科學化水平。機遇表現為,這些新技術給人文社會科學提供了新的、強有力的研究工具,使其獲得以往不可能獲得的信息;挑戰表現為,新技術對原有社會科學理論方法的沖擊,以及由新技術所引發的新的社會理論和實踐問題。面對這些機遇與挑戰,我認為應從兩方面努力。一是積極恰當運用新技術來提升人文社科研究的精確性。積極恰當是指我們在做研究時既要積極主動利用新技術,也要正確認識新技術的地位,防止出現用技術替代研究本身的情況。同時,雖然社會科學的精確預測的確受到自身的一些限制,但這并不能作為社會科學不需要提升精確性的理由,社會科學至少可以利用新的技術方法提升描述事實方面的精確性。二是部分學科要向形式化和模型化方向發展。我認為,形式化和模型化是一個學科科學化水平的重要體現。我們并不是說所有的人文社科都應該形式化、模型化,而是講人文社科研究不應排斥向這個方向靠攏。

第四,事關社會科學的傳播問題。雖然自然科學的艱深理論很少有人理解,但自然科學家做了大量科普性工作,人們對自然科學的認可度非常高。相反,很多人對社會科學研究存有偏見甚至誤解。導致這種現象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人們對社會科學的了解不夠深入,這與社會科學自身的傳播有很大關系。如果我們能夠充分展現社會科學的嚴密性和專業性,讓人們認識到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一樣都是一種嚴謹的科學研究,這樣對大家理解和支持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會有很大裨益。


轉自:中國社會科學網

原標題:社會科學解釋何以可能?——訪山西大學科學技術哲學研究中心教授殷杰編輯:張卓晶


哲學社會學學院

2021年3月16日


日女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